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九章钟波(1 / 2)





  休息室里,白夜对钟波的审讯相对来说要顺利一些。他是个年过五旬的中年男人,但风华气度总让人有种翩翩君子,斯文有礼的感觉,从他身上很难找到商人的市侩。

  他鼻梁上挎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整个审讯过程都极其配合。

  “真的不认识这个人?”白夜低着头,漫不经心的问。

  钟波再一次看了眼桌上手机屏幕上的男子,摇了摇头,“不认识。”

  “听说,最近贵公司打算投资房地产业,并和西城东郊那块地的所属公司派遣来大陆的代表人频频联系。”

  钟波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好一会儿才说,“确实如此,只是这件事都是总裁单线联系的,我并没有见过这位联系人。”

  “你觉得他是么?”白夜指着屏幕上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钟波说,“这不好说,总裁办事从来都有她自己的一套准则。”

  白夜点了点头,随口又抛出一句,“周女士和章北广先生的事儿,你知道么?”

  钟波的脸色变了几变,看起来斯文儒雅的人竟然猛地一拍桌子,从沙发上站起来,隐在镜片后的双眸闪着两道寒光,冷冷的看着白夜,“白警官,请您注意措词,总裁还尸骨未寒,我不希望警方因为听信了某些人的谗言,而做出对总裁人品和人格上的臆测。”他言辞凿凿,整个人显得很是激动,额头的青筋在说话的时候一跳一跳的。

  白夜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的姜沪生,明白他这是把主动权都丢给她了,一时间有点不能适应,搞得整个人都有点飘忽的感觉。

  “钟先生,您先坐下来,这件事我们警方会核实的。”白夜安抚道。钟波冷着脸坐回去,侧着头不说话,显然气得不清。

  “您没什么说的?”白夜问。

  钟波猛地转过头,“说什么?”

  白夜道,“嗯,比如周燕这个人,说说你对她的印象,我听说,当初周燕执掌周氏集团,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唯有你是支持她的。”

  钟波拧起眉,“这跟案情有关系么?”

  白夜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很重要的话。”钟波轻轻叹了口气儿,微微动了动身子,说道,“总裁这个人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她并没有私吞周氏集团,她是个很单纯的人,她接手集团,并且改名为周氏集团,这些完全都是老总裁的意思。”

  白夜一愣,暗道,难道钟波也知道陈文礼那份遗嘱的内容?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钟波笑了笑,“是的,老总裁去世前的这封遗书我是知道的,不仅知道,当初草拟这份遗书的时候,我也在现场。”

  “是么?”白夜尽量表现得并不是很惊讶的样子,“你对老总裁的决策,难道不会有什么不满?”

  钟波爆出一声轻笑,“我为什么不满?我只是集团的一个打工的,不是麽?谁做集团的主人都无所谓,只要集团能发展得更好,员工福利更好,我有什么权利去执意一个领导人的决策?”

  “你的妻子也这么想么?”

  钟波道,“我妻子是个性格善良的人,她一直很尊重她的哥哥。况且,有件事你们可能并不了解,事实上,在前任总裁去世前的三年时间里,公司的运营几乎都是现任总裁在操作了,老总裁身体不好,很早就不管事儿的,只是这事极少人知道罢了。”

  白夜微愣,没想到周燕早在陈文礼去世前就接掌公司业务了,如此说来,周燕接任公司倒也是合情理了,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