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0828、零(1 / 2)


白色的走廊破碎。

一具隐藏在白色通道之外的尸体被找到。

剑光掠过。

这具尸体被斩为血雾。

但下一瞬间,那一滴滴的血滴,竟然再度变化。

和之前相同的一幕再度发生。

那些血雾血滴,膨胀变大,最后又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尸体。

尸群拥挤在一个更大的白色空间之内,鲜血从它们的脖颈中冒出来,汇集成为了血海……

“还我头来。”

“还我头来。”

尸体腹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画面,让岳卓然都快被吓尿了。

李笑非身后有金银双色的剑翼出现,凝滞虚空之中,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没想到,这一剑斩破的只是幻象。

自己依旧处于对方的领域小世界中。

同时,他感觉到,刚才一剑斩出之后,饮血剑的力量,再度衰弱了。

之前吸收汲取的鲜血能量,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足。

也是。

不过是尸体分身术而已。

分的再多,总量都是恒定的,都是【永夜】本尊那么多而已。

看着眼前的血海,还有涌聚而来的无头尸体,李笑非面色轻松。

这种看似骇人的画面,实际上并不能威胁他。

但想要击败这个喜欢搞气氛的对手,就必须先想办法破掉领域小世界。

他的【轮回绝境】是从【时间秘殿】中得来的神通。

破解的最好办法,就是撑到CD时间结束。

所以,眼前的这个白色尸群空间,很有可能也有CD时限。

只要撑到上限时间到

来,或许就可以出去。

但问题是,李笑非必须尽快确定司空雪等人的下落。

这里虽然是个陷阱,但陷阱也会有真饵。

所以之前岳卓然看到的画面,很有可能是真的,司空雪和女儿,很有可能真的在这里。

他必须抓紧时间破局。

而破局的办法,只有一个。

李笑非在大脑中飞速地回想自己来到铸器协会的整个过程,将周围的建筑,布局,连同自己到来的时间线,全部都结合在一起。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被诱入这个领域小世界中的呢?

小世界的触发,应该是自己斩掉【永夜】聂玉成的一瞬间。

但进入的时间,就未必是此时。

所以,还必须向前再推理一段时间。

他思考许久,思路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然后有了决断。

……

……

铸器协会。

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手里端着高脚杯,摇晃着杯内的酒浆,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他表情自信中带着自恋,淡淡地道:“一个只知道使用暴力的莽夫,就算是掌握着帝兵,又能如何?”

正是【永夜】聂玉成。

聂玉成虽然只拥有六神境的修为战力,但却可以成为伊甸园在萧狂星区的二号人物,就在于他的算计和布局能力非常恐怖。

胆大。

狠毒。

曾经有一位军方的七变境强者,也在他的算计之下,含恨陨落。

所以,哪怕是知道李笑非的手中,有传说之

中的帝兵,他依旧毫无畏惧,反而利用伊甸园的情报,利用岳卓然这个反骨仔,布置下了今日之局。

饮血剑的能力,他已经算到。

李笑非的实力,他也已经知晓。

只要进入他的‘尸山血海’身外领域之中,就可以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耗死。

到时候,帝兵就是他的。

“智者的人生,真的是寂寞啊。”

【永夜】聂玉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就在这时。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既然这么寂寞,那还不如去死。”

聂玉成陡然一惊。

他猛然回头。

却见本该在【尸山血海】身外领域之中挣扎沉沦的李笑非,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

他张嘴欲说什么。

眼前骤然一黑。

下一瞬间,一个淡青色的空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青紫色的天空,雾气缭绕的地面。

淡紫色的诡异雾气仿佛是来自于九泉之下的阴霾。

聂玉成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法则,还有精气都在被这个空间无情地掠夺和抽取。

并不算是巨大的诡异空间,犹如死界。

啪嗒。

啪嗒。

脚步声传来。

诡谲雾气环绕之下,李笑非的身形,犹如死神的代言人一般,缓缓地出现。

“这不可能!”

聂玉成白白胖胖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他知道,自己被拉入了对方的领域空间。

但问题是,一个明明已经被自己算计了的家伙,明明已经

被囚禁在自己领域空间里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实现反杀?

领域空间是六神境强者的专属。

哪怕是最为弱小的领域空间,一旦成功囚禁对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掌控者都会清楚地知道其内的变化。

因为掌控者就是这个领域空间的神。

这是颠扑不破的武道真理。

所以,即便是李笑非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能够从领域空间中逃脱,那他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啊。

可这一次,他却毫无察觉。

一直等到对方主动现身出声,他才惊觉。

“世界上,永远都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李笑非手中提着饮血剑,一步步地逼近,道:“如果你觉得有,那可能是因为你孤陋寡闻的脑袋瓜,无法企及真正的真理吧。”

聂玉成面色沉郁,快速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

但并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嗤嗤嗤。

五道血色金轮,从他的掌心里飞起,犹如流莺一般快速旋转,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绝对的防御空间。

同时,一道道金芒,疯狂地流射。

是毒针。

金色宛如细芒一般的毒针,暴雨一般地袭向李笑非。

同样的手段,在这位六神境的强者手中施展出来,威力惊人,杀伤力极其可怕。

李笑非双手握住饮血剑。

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手掌,以鲜血浇灌剑刃。

饮血剑必须饱饮强者之血,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所以,李笑非决定以

自己的血来喂养它。

他必须抓紧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击败聂玉成。

不能有丝毫的意外出现。

嗡嗡嗡。

帝道之兵的威力瞬间被激发。

很显然,李笑非的血液,对于这把剑有特殊的催化作用。

金银二色的剑芒宛如日月行空般闪耀。

帝道之力澎湃涌动。

这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所有的毒针,全部都被牵引过来,于剑尖处绞碎。

同时,李笑非向前一步。

一剑斩出。

一剑。

破天命。

依旧是目前他所领悟的最强一剑。

砰砰砰砰砰!

五道细微的爆裂声响起。

环绕在聂玉成身边的五柄血色金轮瞬间爆裂炸碎。

饮血剑毫不阻碍地刺穿了聂玉成的右胸。

剑气流溢。

“噗。”

聂玉成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神色瞬间萎靡。

散发出来的武道能量气息,也开始疯狂地坍塌。

“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不甘。

自己明明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可为什么,到头来输的还是他自己?

感受着体内生机和血气被饮血剑瞬间完全控制,他心中突然有一丝明悟。

帝兵。

或许,这就是帝兵的威力吧。

武道至尊,仙帝为峰。

帝者一怒,星河变色。

身为六神境‘凡人’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帝者之威力,可笑还自以为是,绝对哪怕是李笑非拥有帝兵,自己依旧可以将其击败。

帝威,不可测!

聂玉成感觉到了死亡阴影袭来。

但李笑非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杀他。

“我找

的人,在哪里?”

李笑非逼问道。

聂玉成眼睛一亮,道:“那个叫做司空雪的女人吗?她就在这里,虽然铸器协会是布局,但为了吸引你现身,我特意将他们关在这里。”

“交出他们,我给你一个痛快。”

李笑非道:“否则,你应该知道,以你的身份,一旦落入军团的手中,会面临着什么样的残酷下场,或者,你也可以尝一尝帝兵饮血剑祭练生魂的滋味,我可以保证,那是连大罗金仙都撑不住的痛苦。”

“我……”

聂玉成刚想要说什么。

突然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

“我无法将人交出来。”

他竟是不再惧怕死亡,摇头道:“那是【零】选中的人,是收割者巨擘【死神之眼】选中的人,我就算是将她交出来,也难逃一死,而且,绝对会比落在你们手中死的更惨。”

李笑非心中一惊。

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有错。